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校友

百年南开两总理,千载华夏万栋梁。

 
 
 

日志

 
 

【转载】不知所云的审美情趣  

2017-08-21 10:21:20|  分类: 诗词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衔泥斋主人《不知所云的审美情趣》

不知所云的审美情趣

我有一个小微信群“南开缘”,连我在内共三人,两男一女,年龄相仿。之所以称为“南开缘”是因为三十多年前,我们都在南开文学社学习创作,既是文友也是知心朋友。昨天群里的G兄转发了一个微信,内容是天津一位美女诗人在葵之怒放诗歌节《新诗典》滨海诗会上的奉献作品《麦子》,此诗在残酷的淘汰制中,一举杀入《新诗典》诗会的决赛,终获亚军!获得很多诗人和评论名家的盛赞追捧!

面对此诗,我反复阅读思考了良久,不得其解,更是惊诧于众多的褒扬!我尊重诗歌作者,她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文学刊物的总编,不是徒有虚名;我也尊重评论者们,这些人也不是等闲之辈;我尊重对诗歌的不同见解认知,在文学艺术界乃至社会,自由的释怀是何等的重要!所以,我也有权利直抒胸臆,冒昧谈谈个人对此诗作以及众多点赞评论的看法。

首先把这首《麦子》全文录下:

麦子

作者:樱海星梦

 

雨下了半个月

人们在泥浆里拔麦子

不远处,泥浆路上纸幡飘飘

一个叫叶儿的女知青死了

不知谁给马拉的棺木上

插了一把发芽的麦穗

湿漉漉颤巍巍的

在她头顶晃动

所有拔麦子的人直起腰,举着

沾满泥水的麦子,久久

没有放下

 

我是一名下乡到北大荒十年之久的知青,对诗歌创作也可以说有一知半解,我读懂了诗歌《麦子》的寓意,但是觉得此诗没有达到一些人所评论的那样:“是当代诗歌中最好的一首”!

首先,我觉得这不是诗歌!尽管自由体新诗不受韵律限制,但诗歌和散文不能相提并论!

其次,诗歌区别于其它文学艺术的重要标志是形象思维,诗歌的语言也要满足形象思维的需要,这首《麦子》没有做到!如果说《麦子》是散文诗,还可以牵强。

再次,我了解到,被众多评论者叹为观止的是《麦子》的末尾几句,好像诗句给人们留下无限思维想象空间,遗韵无穷,好像是诗眼。但我没有这样的感觉,这样的结尾设计,被推至当代诗歌登峰造极的程度,我反而觉得中国诗歌的创作和审美情趣有些异化!

我的G兄还在微信里谈及,他只用了两元钱(不是美元和欧元,是人民币)买了一本诗人舒婷的诗集。我不由得心生悲凉,舒婷是一位著名的诗人,我在此引用她的一首《致橡树》,敬请朋友们看看这样的诗集,两元人民币搞定,这与《麦子》被赞美的神乎其神,两相比较,说明了什么?!呜呼!我们不知所云的审美价值!

 

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
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长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吹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与此同时,我也把我的南开同窗、下乡荒友、知心文友陈仲华(网名:梦尝君)关于反映知青题材的诗作,引用如下,敬请朋友们欣赏。

《又是清明》

       (一)

又是清明,

我凝神向北倾听,

一支歌余韵袅袅,

旋律里尽显豪情!

那是被休止的乐段,

象墓碑们一样孤伶。

吟唱者只有你们——

长眠在冻土下的姐妹弟兄。

 

我多想啼血高唱,

把你们重新唤醒,

又恐怕这迷乱的世界,

你们会无所适从。

 

我多想击节长歌,

让你们的血重新沸腾,

只怕这纷乱的时俗,

让你们懊悔重生。

 

我多想坦胸长啸,

让你们的心再次跳动,

或许这缭乱的霓虹,

你们将无法适应。

 

我多想顿足狂吼,

让你们驭电挟风,

可谁知天不遂愿,

只还我冷月星空……

         (二)

又是清明,

我凝望北方的天空,

一片云血般彤红,

云头上站满忠贞的魂灵。

那是刻在高天的印记,

象朝霞会日日重升。

我又见到你们的身影,

长眠在黑土的姐妹弟兄。

 

我多想拨开雾霭,

看你们谈笑风生,

用你们凝固的青春,

撞击我衰老的进程。

 

我多想挽住霞光,

留你们脚步暂停,

用你们奉献的双手,

抚平我离别的伤痛。

 

我多想乘风而上,

辨认着熟悉的面孔,

用你们重逢的泪水,

擦亮我浑浊的眼睛。

 

我多想跃上云端,

与你们相抱相拥,

用你们的纯洁、正直,

暖化我心底的残冰。

 

我多想,多想啊,

抛却这一腔别绪离情,

忘却那十载艰难奋争,

收拾起胸中几分豪迈

随你们重新纵横驰骋。

 

去草原走马,牧歌情浓,

到椰林唱晚,夜莺啭鸣,

登高原邀月,把酒临风,

驱金戈铁骑,寒江锁龙!

 

看亘古雪原,别样风景,

看百年身后,百丈青松,

看星移斗转,新宿天宫,

看夕阳未老,异彩纷呈!

                 (三)

又是清明,又是清明,

北方的雪还掩着北方的坟茔,

又是清明,又是清明,

年老的我唤着你年轻的姓名。

用活着的白发结副挽联,

郑重地写下——

献给——知青!

 

又是清明,又是清明,

共和国不能忘共和国的英雄,

又是清明,又是清明,

历史会敲响历史的洪钟!

向集结的战友庄严致敬:

知青——伟大!

伟大的——知青!

 

                作于 2012. 3. 30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