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校友

百年南开两总理,千载华夏万栋梁。

 
 
 

日志

 
 

【转载】南中文革,不堪回首  

2016-07-04 12:13:33|  分类: 文革和上山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中文革,不堪回首 

天津南开中学1967届校友 王禹

按语:1966年,我已回津,文化革命如火如荼,大字报铺天盖地,扫“四旧”、斗“牛鬼蛇神”…… 我比较关心政治,下班后吃完晚饭,经常骑着自行车扫街、去天大南大、奔市委看大字报。但是唯独不敢进南开中学,不忍目睹恩师们被揪斗,不忍看到我终生难忘的古朴美丽的校园被毁。今天转载67届(初二)校友王禹回忆文化大革命南开中学的片段,我们这代人有责任让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不必追寻那场浩劫的动因,看看结果就什么都明白了。文章原题目是《南中文革轶事》,此题目为编者改动。

 

“文化大革命”实为文化大浩劫。一时间,是非颠倒,道德扭曲,珍贵文物被损毁,各界精英被摧残。吾辈不幸,亲历其中,目睹了其惨烈与血腥,见证了众多的奇闻轶事。

岁月悠悠,50个春秋过去了,一些刻骨铭心的场景逐渐淡去了,却没有忘记。

“为了忘却的纪念”,如实地记录南开校园里曾经发生过的最不堪的一段历史,我从回首的记忆碎片中,择取了若干片段。

 焚 书

   一九六六年八月,“文化大革命”已进入疯狂阶段,受伟大领袖给清华附中红卫兵“造反有理”复信的鼓舞,学校里根红苗正的所谓“红五类”们,相继成立了若干个红卫兵组织,成了校园的主宰。

“老子革命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赤裸裸的血统论巨幅标语张贴在校门口最显眼之处。家庭出身成了革命的唯一标准,非“红五类”者,一律被勒令“先造自家的反”,不准参与学校文革活动。

于是,这些臂带袖章,身穿旧军装的红卫兵们,手执凶器,杀气腾腾地制造着“红色恐怖”。在校内,他们揪斗“黑帮分子”,随意打骂凌辱,戴高帽子,游街,批判;在校外,他们砸四旧,抄家,游行,撒传单……忙得不亦乐乎。一辆辆卡车满载着红卫兵和查抄来的物资出出进进。诺大的健身房,成了放置查抄物资的临时仓库。

天下大乱了:南开园里越来越多尊敬和熟悉的老师被揪了出来,挂上了“牛鬼蛇神”的黑牌子,关进了牛棚。

校图书馆,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拥有天津市中学最多的藏书,因翻出了蒋介石当年给我校的题词:“南开为国牺牲,有中国就有南开”而被查抄得乱七八糟,楼上楼下,室内室外,一片狼藉。

礼堂前广场上,清理出的所谓“封资修”书籍堆积如山:烫金字样的精装本,纸色发黄的线装书,装帧考究的图册……

提着牛皮武装带,端着木枪的红卫兵们凶神恶煞地驱赶着被揪出的“牛鬼蛇神”们上场了。他们中有德高望重的老校长杨志行、教导主任安同霈、语文老师孙寿璋与张子昌,实习工厂的史印,还有王敬信,顾绿蔓,胡文瑛等几位女教师……其他人名字已记不起来了。他们被迫围成一圈,点火种,引燃了书堆。霎时间,黑烟腾空,烈火熊熊……这些一向受人尊崇老干部、老教师,在棍棒淫威下,在辱骂斥责声中,无可奈何地把这些人类文明的精华一本一本地投入了烈焰。

杨校长面无表情,凝视着火堆,似乎在沉思,作为一个入党多年的老干部,对于群众运动是熟悉的,此时只能沉默与顺从。安主任在哭泣,红肿的眼中淌满了泪水,是痛惜这些被摧残的文化,还是悲叹自身的遭遇,我说不清。

孙寿璋是我的语文老师,一个刻板严肃的人,其人品如同他的字体一样,一笔一划,规规矩矩,一丝不苟。我喜欢写连笔字,因而潦草,孙老师对此非常不满。一篇八百字的作文,他居然挑出了一百多个错字!满纸圈圈点点,红笔批改后的范字皆是工工整整的楷书,这要耗费他多大的精力啊。他长期单身生活,全部精力都放在教学上。自费购买了大量的书籍,无偿地借我们阅读。

据说是他曾经参加过国民党,运动一开始就被揪了出来。他生性耿直,贴出大字报为自己辩护,在批斗会上拒不低头,落个“孙大帮子”的绰号,而多次遭到痛打。此刻,面对他挚爱而必须亲手毁掉的图书,真是欲哭无泪,脸色铁青,牙齿咬得咯咯响。

史印是“右派”分子,曾就读于北京航空学院的高才生。黑帮中骨头最硬一位,我曾见证他在批斗会上,因拒绝弯腰请罪,而被一群人合力打翻,并在身上踩踏的场面。今天,他同样是不配合,被打的鼻青脸肿,一瘸一拐地跪倒在人群里。

八月的阳光炽热无比,熊熊烈火更增加周围的温度,“牛鬼蛇神”们个个挥汗如雨。可怜那几个女教师,被强迫穿上红卫兵们从查抄物资中搜寻来的旗袍。教物理的王敬信据说担任过三青团的区队长,此时竟披着件狐皮大衣。额头沁出的汗水,沾着一块块黑色的纸灰,三分赛人,七分像鬼,惨不忍睹。

红卫兵们又独出心裁:所有人必须高呼烧死自己的口号,于是从杨校长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呼喊起来。胡老师年纪大,又被折腾了半天,心神俱疲,加上又是南方口音。

“烧死胡文瑛——

这声音悠长悲切,格外凄惨。

黑色的纸灰飞起落下,校园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这一幕久久地烙印在我的心里。

 烧棺材

恐怖的红八月里,红卫兵们以破四旧为名,疯狂地杀向了社会。他们闯进了深宅大院,打砸抢烧,无恶不作。这一切,都是以革命,造反的名义进行的。

听说,我校的红卫兵查抄的对象是老城里的杨家大院,为天津八大富翁之一。于是,一卡车一卡车的物资被拉进了校园,整批的丝绸,棉布,硬木家具,成箱的磁器,洋酒罐头……琳琅满目,统统塞进了健身房里。

一天下午,急驶的汽车开进了西后院操场。几名红卫兵和随车而来的工人模样的人一起,十分费力地卸下了装载物。我不禁大吃一惊,竟是两具棺材!

棕赫色的表皮并未着漆,木纹清晰可见。样式很普通,看起来不起眼,没有任何装饰,体积也不大。然而值得称道的是,整体没有一颗钉子,全由榫卯拼凑而成。

为显示红卫兵破四旧的气魄,他们决定公开展示,现场砸烂。十八磅大锤抡圆了砸在棺材板上,咚咚山响,锤头被弹起老高,几下,几十下,棺材却岿然不动,连点木屑都看不见。怪,按这锤击的力道,普通“十三园”的棺木早就四分五裂了。

“换人”

于是,两个膀扎腰圆的随车工人替下了红卫兵。锤头雨点般地落在棺材上,几十个回合过去了,棺木依然没有一点变化。两个小伙子气喘吁吁地放下了大锤,抽烟休息。他们凝视着棺材板,叫到:

“嘛木做的,简直比钢还硬。”

“听说是阴沉木,佟二爷二奶奶存的寿木,珍贵的宝贝。从夹壁墙里搜出来的。”

接下来,又砸了半天,只掉了手指宽的一块便框,不得不终止了尝试。

只好是“纸船明烛照天烧”了,将棺木架得老高,予以火葬。熊熊火焰吞没了两具棺材,终于变成了焦黑的木炭。

于是,一干人等高呼着口号,宣布这一革命行动结束。

佟二爷是何许人,不得而知。这两具棺木无疑是珍贵的宝物,可惜没能保留下来。

唉,那个年月,遭踏了多少好东西啊!

 周毓瑛的批判会

周毓瑛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留校生,曾经长期负责共青团与党支部工作,是德才兼备的优秀教师。在搜集南开教育史料,传承南开教育思想方面具有突出贡献。尽管早已调离我校,但是“文革”中被打成“修正主义苗子” “复辟老南开的急先锋”,揪斗示众。

周毓瑛所在的女三中与我校红卫兵组织联合举办他的批判大会,地点在该校礼堂。

周老师四十多岁,精明强干,处变不惊。尽管挂上了黑牌子,撅着挨斗,却精神矍铄,有问必答,不卑不亢。批判发言的人一个接一个,同样是大帽子满天飞,态度激昂。最后上台是是位女士,四十上下年纪,上台直奔周毓瑛:

“周毓瑛,我是你什么人?”

周抬头,答道:

“你过去是我爱人。”

“对,但,现在你成了我的敌人,我要和你一刀两断!……

最后领喊口号:打倒周毓瑛!

显然,这是两口子演得双簧。目的正是为了保护家庭和孩子不受牵连。

当然,这也是文革中的无奈之举。

这场批判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最有人情味的批判会。

                             2015117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