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校友

百年南开两总理,千载华夏万栋梁。

 
 
 

日志

 
 

【转载】(原创) 兵团农场观牛  

2016-05-31 13:10:54|  分类: 文革和上山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行万里路《(原创) 兵团农场观牛》
       上世纪六十年代,上山下乡支援边疆成为一些年轻人的向往。我们南开区各中学的131名初中毕业生1965年支边到了新疆兵团,立即被分配到边远的农五师友谊农场三站九队。到了那里感觉一切都是新鲜的,比如,我们看到土地很辽阔,一眼看不到边;住房很简陋,除了地窝子就是“干打垒”;牛羊很多,羊群都是三、四百只一群,牛群、马群也是上百头(匹)一群……

初到农场,我在连队劳动了八年,对兵团农场和生产连队的劳动和生活很熟悉了,也适应了。连队的各项生产如小麦、玉米、棉花、蔬菜、西瓜的种植、管理和收获,我可以如数家珍。这其中包括对牛的认知、感知,甚至感动。

牛是知人性的牲畜。到了连队的第二年春天,我的校友、战友H就被分配到畜牧排,先后放牧牛群和羊群,还有L、S、W、L、J等战友也先后进入畜牧排参加放牧或赶车等劳动。在农作物生长季节,放牧人非常辛苦。为了怕牲畜损坏、践踏庄稼,放牧牛羊要去很远的地方,找荒地放。牛好像知道主人的意图,清晨都有次序地随放牧人奔走,没有掉队的,没有中途逃脱的,遇到个别调皮的牛随意钻进庄稼地的,放牛人要骑马驰骋赶快把它赶出来,归入牛群。上百头牛有时奔跑起来,会扬起好大的灰尘,场面很壮观。最辛苦的是放牧生产牛或马。因为生产牛、马,白天都在驾车劳作,或去打柴,或去拉物资、运肥料,或去场部接送人、给食堂拉运粮食等等。这样,收工后,负责夜班放牧的人就要赶出去放牧,让它们饮水、吃草。新疆的夜晚宁静而冷清,荒野里不时有狼或者狐狸等野兽出没,所以,提高警惕,保护牲畜和自身安全很重要。试想,在远离人群的荒地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只身一人与牛群为伴,多么孤独和恐惧呀!但是,我们的牧牛人就是从牛的身上感觉到力量。

牛在白天吃饱了会卧在草地上反刍,好像在细细地咀嚼已经吃下的草。不时甩起长长的尾巴轰打身上的苍蝇蚊虫。可是夜晚的牛都会成群而卧,在预感有危险时,它们会围成一个大圆圈,犄角一致朝外,这样可以抵御野兽的袭击。

牛是有感情的动物。每逢寒冬,连队都要杀几头牛。杀牛的原因是冬季水利大会战为改善职工伙食。那时,兵团农场职工的生活十分清苦,而水利大会战的劳动又非常劳累,这样经连队领导研究并报团里批准,可以宰杀一头牛。另外,春节前夕要杀几头“淘汰牛”,给职工家属分肉过年和食堂搞大会餐等。

1966年冬天,我在食堂做炊事员。记得有一天上午,有人把一头肥壮的黄牛拴在食堂门前三十多米的空地上。“要杀牛了!”我们几个立即跑出食堂观看。看这边,屠牛人在磨刀,望那边,牛已经在流泪。宰牛时,屠牛人手中的尖刀一下子就从牛颈下的软肋插进去,待他把刀抽出来时,牛血喷薄而出,有人早准备好接牛血。我看到,他只接住多半水桶牛血,大部分已经喷洒到地上。接着,屠牛人把牛头割下,麻利地剥了牛皮,又开膛破肚,把牛身卸成四大块。这时司务长招呼我们几个炊事员帮忙把牛肉抬入食堂内,放到大案板上。当天中午,挖大渠的职工们就吃到了香喷喷的红烧牛肉。

当天夜里,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天我在食堂做夜班饭,午夜时分,来吃夜班饭的职工刚离去不久。我发现食堂门前的牛聚集的多了。随着牛凄厉的吼声,数不清的牛奔跑而来。(因为三秋结束后,连队周边田地就成为牛的“天堂”,它们晚上不需要放牧人管理了,可以随意去大田里吃草和秋后散落在地里的玉米粒等。)我打开食堂大门一看,几十头牛聚拢在食堂门前的空地上,它们有的昂头吼着,有的低头舔舐着地面。同时一圈又一圈地气呼呼地走着。愤怒的牛群与食堂大门近在咫尺。看远处,还有牛朝这里飞奔而来,我马上感觉到了“危险”,立即关上了食堂大门,从里面找桌子、大面板等抵住了大门。我和衣躺在灶台上,灶台像火炕似的暖和,伴着门外牛吼叫的声音静静地躺着。我想,群牛一定是在哀悼同伴,牛是多么有感情的动物呀!我又想,如果,我孤身一人跑回宿舍,万一被牛追赶,那后果不堪设想,假如牛误认为我是“杀牛人”可就惨了……直到后半夜我才进入梦乡。

转天,天亮了,群牛纷纷散去。这时我打开食堂大门一看,顿时惊呆了。昨天杀牛后冻在地上的血痕迹荡然无存,都被昨晚来的牛舔干净了。牛的团结、牛的情感,牛的招呼同伴能力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我想到,牛是能够负重的牲畜,它要勤勤恳恳一生俯首帖耳为人类服务。可是,牛也有脾气、有精神、有力量,有情感。牛的这些特质是神圣的,是让人感动的!

从那以后,我虽然又做过五年多食堂管理工作,每年冬季都要去团部集中宰杀牛羊的地方,领取分配给我们连队的牛羊肉。但是我不忍心再去看杀牛了,因为牛的流泪和牛为追悼同伴的哀鸣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2015年10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