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校友

百年南开两总理,千载华夏万栋梁。

 
 
 

日志

 
 

【转载】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2016-11-30 08:31:42|  分类: 《南开中学风云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丰富的文化生活,学习知识、陶冶情操

  学习哲学

入伍后,业余时间反而更加充分,有大把的时间读自己想读的书籍。

首先,我读完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上册(辩证唯物主义)和下册(历史唯物主义),我详细地做了读书笔记,为观察世界、认识世界积累一些理论知识。此外,再读《矛盾论》、《实践论》等颇具哲学思想的毛主席著作,学习那“由此及彼,由表及里”、“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思维方式。

我读《形式逻辑》,学习正确的思维逻辑,掌握对各种事物的观察、综合、分析、判断、推理的严谨的、正确的方法。

我读《大学语文》教材,学习文学修辞的技巧,提高文字表达能力。

 

学文化

高中学习了一年多俄语,我记住了张培根老师说的一句话:“掌握一门外语,就是打开了一扇观察世界的窗户”,我珍惜一年多已经学到的基础知识,没有放下俄语。自学俄语使我在后来的工作中能够借助词典阅读俄文专业书籍。从事技术工作,我经常到天津市科技情报所查阅俄文期刊《станков и инструментов(机床与工具)》,为工厂的技术革新提供了很多信息和启发;从市图书馆借阅了《гидравлический цилиндр(液压缸)》,启发我编著一本中国的《液压缸》,而且从中翻译了很多有价值的资料,成为最重要的参考书之一。

我喜欢数理化,但是学习物理、化学需要实验条件,而数学不需要实验条件,所以自学高三的《解析几何》,《高等数学》,这些数学知识在后来的研究工作都得到了应用。

 

读文学作品

有从容的时间读一些文学作品,在消遣和享受中学习、汲取养分。杨沫的《青春之歌》、欧阳山的《三家巷》、高云览的《小城春秋、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契科夫的《六号病房》、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我的艺术生活》、鲁迅的《华盖集》、《朝花夕拾》、刘白羽的散文《红玛瑙集》、柯兰的《散文诗选》、郭小川诗集《甘蔗林——青纱帐》……我徜徉在各种不同的文学作品中,享受着、被熏陶着。

柯兰的散文诗是我的最爱,他用诗的语言和意境抒发人生情怀,阐述着深邃的哲理。我常常尝试用同样的方法,表述我对周围事物的观察。例如:在蓟县野营,休息时看到一条小溪水面上结了一层薄冰,引起我的联想:

 

寒冬来了,

一层薄薄的冰壳铺在小溪上,

晶莹的溪水在冰封下奔流不息,

不舍昼夜地向着他向往的地方。

 

又如:发现营房石砌的地基夹缝中生长一棵蒲公英,我写道:

 

一粒蒲公英种子飞到这里,

在石缝中顽强地生长。

片片绿叶铺卧在岩石地面,

一棵绿茎挺拔向上,

它托着金黄的花朵,

迎着太阳绽放。

终有一天

花瓣变成绒团簇簇,

它的种子像伞兵一样,

飘向四面八方。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练钢笔画

兴致使然,除了写一些类似的短文外,还在日记本上练习钢笔画。解放军报董辰生、洪涛的速写是我最欣赏的画,他们的技法简洁、飘逸、生动、动感,每一个画面都是我们部队生活的写照,所以在日记本上用钢笔临摹他们的作品,为我的部队生活留下永久的记忆。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除此之外,我还经常搜集报刊的报花和小小插图,画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这些小小插图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我常常凝神进入这些小小的画面中,体会它的意境,欣赏它的趣味,为紧张的生活带来些许情趣。

钢笔画,不打草稿,直接画出来,不能涂改,对我的观察力和用笔是个锻炼。不时地拿出开看看,孤芳自赏,自以为得意。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看电影、拍电影

八一电影制片厂是北京部队的近水楼台,只要有新片子,基本都要到我们部队试映,并征求战士们的反应。另外,我们也经常协助电影厂拍电影。

《野火春风斗古城》就是在通州拍的,很多外景就是我们熟悉的通州街道和古城楼。209团协助了拍摄,为了表示感谢,王晓棠、王心刚、王润身等演员都曾经到部队出席放映式。

《停战以后》部队作战的场面几乎都是我们帮助拍摄的,不但八路军,连国民党部队也都是我们的战士饰演。有一天早晨起床洗漱,走出宿舍看见满营房都是“国民党兵”,头皮发炸,原来是兄弟连队化妆又去拍电影。

我们参加拍摄时间最长的是军事教育专题片《迫击炮射击》,该片是由《地雷战》导演唐英奇执导,以著名神炮手赵章成将军的操炮技术为主线编导的军教片。十七勇士抢渡大渡河时,赵章成将军用仅有的三发炮弹,击中了敌人的核心阵地,毛主席称它为“神炮手”。1954年他任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拍摄时赵章成将军已经62岁,他左手托着炮管,右手装填炮弹,一秒一发接连不断地射击,弹无虚发,神啦!。

该片在十三陵外景拍了2个月。这个过程让我们了解到了拍电影的酸甜苦辣,也让我们学习了很多拍电影的知识,知道了什么叫分镜头、蒙太奇、后期制作等。我们当时只知道按照导演的要求反复排练各种动作,站岗、放哨、行军、冲锋、进入阵地、射击等,对故事情节一概不知。但是后期剪辑,配上解说、音乐和音效,一部完整的电影完成后,给部队放映,大家非常惊奇,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居然有那么好的演技。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赵章成将军演示迫击炮射击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参加《迫击炮射击》的部分战友在十三陵合影

 

装矿石收音机,独自享受广播节目

南开中学波波夫电讯社学到的无线电知识,也露了一手。自己从北京买来一些元器件,组装最简单的矿石收音机(那时还没有半导体),无需电源,只需一根天线,就能收到无线电信号。在蓟县野营,训练闲暇或夜间,能收听家乡天津广播电台的节目,感到非常亲切。第一次欣赏“郭兰英独唱音乐会”就是用矿石收音机收听的。当其他战友熟睡,唯独自己能听广播、欣赏文艺节目,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油然而生——掌握一项技能,能为自己的生活带来一种新的享受和乐趣。

没有入党,但我是个好兵

那个年代,亲友久别重逢,经常被问道:“组织问题解决了吗?”

“没有”我尴尬地回答,那眼神似乎觉得不可思议。

我心里自有小九九,从来没有做更多的解释,即使是亲朋好友也不例外,现在可以爆料了。

第一,我出身在小业主家庭(后来定为独立劳动者),家里曾经雇佣工人,连队的战士基本都是贫下中农出身,我出身属于剥削阶级,比较之下是最不好的,在唯成分论的影响下,成为一难以逾越的坎;

第二,初中政治课讨论时,在政治老师的诱导下,我曾发表意见“大炼钢铁影响了学习”,被当做一种错误被批评,入团前对这个问题写过“认识”,那时似乎并没有当做问题,而且鉴定中还得到“大胆暴露思想”的正面评语,也没有影响入团。但是这份材料放在档案中,却被部队领导认为是一份检查,是对“三面红旗”错误认识的检讨,连队战士普遍单纯的像一张白纸,而我的档案带着“污点”转到了部队。这份材料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销毁黑材料,才被撤销。

第三,高中二年级,为巩固俄语教学效果,提高大家的学习兴趣,张培根老师为同学们介绍与苏联的小朋友通信。我与莫斯科的阿辽沙、列娜兄妹和新西伯利亚的欧丽雅、达尼亚姐妹俩保持通讯联系。入伍后,家里给我转发苏联来的回信被团部查扣,“与国外有联系”,这也成为了一个敏感的问题,排长私下告诉我:“以后不要与国外通信了”。

就这样,我已经被上级内控为“问题战士”,尽管我各个方面都很努力,表现也不错,并得到全连官兵的认可,但是关键时刻,这道坎就是过不去。连队上报材料,提前晋升我为下士军衔,被上级领导否决了。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阿辽沙(左)与列娜(右)照片(欧丽雅与达尼亚的照片被查扣)。

 

不过,我的表现也不是无懈可击。我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补习高中未竟学业,例如:俄语、数学等。这也给一些非议提供了口实:“不安心服役”。

我不顾及别人怎么说,依然我行我素。

我的所有努力和表现已经没有任何名利的驱动,完全出自于人格的自我完善和做人的自觉追求。

入不了党不要紧,这并不妨碍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依然是我最喜爱读的一本书,因为其中不仅仅是对共产党员的要求,同样也有很多做人的道理。文化大革命将其批得“体无完肤”,但是我一直珍藏着它,而且在编集《共悟人生》,引用了很多刘少奇的语录。

63年新调来的指导员安德俊,原来担任团宣传股股长,他是北京军区《战友报》通讯员,我读过他很多文章,是我最敬重的连队领导之一。他经常找我聊天,鼓励我不要气馁。他看我的读书笔记,在一条摘句上重重地画了一道线;

一个人,不管干啥要有心劲,不论遭到啥事,顶要紧的是不能心松,心劲一松,一个人就垮了。

我心领神会。

 

无欲则刚,无私者无畏。在“服从命令为天职”的部队里,我曾冒犯过顶头上司。

一位是64年调来的湖北籍的连长。文化程度较低,其实这不是问题,说些缺乏常识的话,我们也不理会,但是他的“军阀”作风,心胸狭窄,报复心理令人难以接受。

一位退伍的天津兵回连队看望大家,因为他不认识这位新来的连长,在营房走道擦肩而过没有打招呼。不料,这位连长记恨在心。

中午大家到食堂吃饭,按照惯例,一般来连队探访的亲友直接到伙房打饭用餐。这位连长,插着腰站在伙房门口,不让这位战友进。

“我是这个连退伍的兵。”老兵自报家门。

“不能进,我不认识你,我们的伙食是有定量的。”他强硬地说。

我怎样也想象不到会有这样的局面,不要说是这个连的老兵,随便来个客人都不应该这样。

“你不能沾大家的便宜,大家说对不对?”他向着大家喊道,意在得到下面的支持,但是没有人吭声。

“他不能沾大家的便宜,大家说对不对?”他又重复了一句,只有几个人有气无力地符合了一声。

我实在忍不住了,愤而起身,走到这位连长面前,怒视着他,说:

“我不吃了,让他吃我那份。”将这位老兵拉到我的座位上,当着全营几百人的面给他来了个下不来台。

事后,我找他交换意见,他说我是“老乡观念”,我坚持说这是“战友情义”,结果不了了之。

我有思想准备接受后续的报复,我已经超期服役,其实没有什么可怕的。

不出所料,这位连长接到到外地培训的通知,临行前叮嘱指导员:“这次评比五好战士,不要评贾培起。”

没几天就是全连评比五好战士,让我感动的是,我不仅评上了五好战士,而且是包括指导员、副连长等全连官兵在内的全票通过,整个连队全票通过评为五好战士的只有两名。

从此,在大家心目中,我不再仅仅是温顺、随和、与世无争的贾培起,他的性格还有着另外的一面。

 

另一个事件是65年发生的事情,之所以称为“事件”是因为此事惊动了团领导。

65年调来一位指导员,据说当过谭政大将的警卫员,我们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接触一段时间却大失所望,且不说政治理论水平如何,他的日常言行和工作作风与指导员身份格格不入。例如:在野营前的动员会上介绍驻地背景,本来蓟县是老游击队根据地,但是他不谈正面的信息,却大谈村里的“大破鞋、小破鞋、老破鞋”,津津乐道地讲述“公爹与儿媳”的不伦故事,不禁流露出一种龌蹉的心里。

我们四排战士对他的言论和工作作风有一些反感。排长朱德福、班长韩根昌和我私下讨论,决定选几段毛主席语录写在四排的小黑板上,意在提醒他谨言慎行。

几次下来,他察觉我们选用的毛主席语录是针对他的,就向上级汇报,谎称四连有几个人组成小集团与领导对抗。

这引起了团领导的重视,派保卫股长、宣传股干事等人组成了工作组,下到我们连了解情况,解决问题。工作组找我谈话,我如实地介绍了事情的本来面目,工作组决定召开军人大会,民主评议连队的建设问题,其中包括给领导提意见。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排长朱德福(前左),班长韩根昌(后左)、班长寻文生(后右)和我的合影

  那次军人大会,我滔滔不绝地做了40分钟发言,有根有据地列举事实,历数数他在工作作风、思想意识、不当言行等方面存在的问题。90多人的会场鸦雀无声,工作组认真听着我的发言,并做了记录,指导员表情尴尬无奈,脸色一会红一会白。

会后,工作组找指导员谈话,第二天他向我道歉。我退伍后不久,他也转业了,工作组的薛干事担任我连的指导员。

这一段经历使我变得成熟,其实我也是深受南开中学教育的影响,杨志行校长教导我们要学会“独立思考”,所以我尝试着“用自己的头脑思考,用自己的脚站着,走自己的路”。

6511月我退伍,战友孔繁整赠我一首小诗:

 

身上披着缭绕馥郁的花朵,

谨慎驾起琼云制成的车辆,

穆和的春风承着艳丽的红日,

高歌震霄踏在正直、倔强人的路途上。

 

我虽然不是一名党员,但是年年被评为“五好战士”,我是一个好兵。

 

军旅生涯是我一生最难忘的经历,军营的磨练造就了我顽强的性格,为我的一生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人的经历好像一次旅行,有人只是走了一段路程,有人却欣赏并享受着一路美好风景,我属于后者。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65年我(中排右2)带新兵与战友合影

 作者介绍:贾培起,1943.6.15,天津人,机械工程专业,正高级工程师。1956天津市南开中学读书;1961北京部队服役;1967天津市内燃机齿轮厂 技术员、车间主任;1981天津市机械密封件厂研究所 研究室主任;1983天津市液压气动工程技术研究所 研究室主任;1993天津市四方高科技实业公司 总经理兼总工程师;20032013 天津华泰森淼生物工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兼总经理。技术专著:《液压传动》、《液压缸》、《超高压对微生物的影响》;思想修养:《共悟人生》;企业管理:《商海喻鉴》;其它:《南开中学风云人物》等。

 

贾培起:部队将我炼成钢(补遗)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摄于2014年,出访奥克兰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