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开校友

百年南开两总理,千载华夏万栋梁。

 
 
 

日志

 
 

【转载】深切怀念乔慈忠老师(二则)  

2016-11-02 20:29:50|  分类: 说南开忆南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切怀念乔慈忠老师(二则)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深切怀念乔慈忠老师(二则) - 思愚 - tjsm112 的博客

难忘乔先生的教学“范儿”

1965届初中1968届高中 张怡贤

班长田美华发来信息说,乔慈忠先生于728日逝世了,先生教过咱高一1的三角课,你写写他吧。

百年南开,有数不清的高一1班。唯我们这个高一1班是定格在19666月那场突如其来的浩劫之中。和所有老三届的班级一样,从此,这个时点的班级番号成为唯一的、不可复制的高一1

课程一去不复返,然而,定格在这个历史时点的一切,却清晰地刻录在我们心中。南开的精神和其历史传承,是通过无数优秀的教师的精辟演绎,进而转化为我们自身的知识和不变的南开精神。

1965年秋季,我们从南开初中考进了高中。学校为这个班配置了最优秀的教师,乔慈忠先生教我们三角课。上课的铃声响了,这是短短的预备铃,也叫二分铃。我们的教室坐落在北楼最右紧邻东楼的角上。窗外,一个英俊帅气的身影映入眼帘,只见他用食指与拇指尖轻轻捏着一支已接近到末梢的烟蒂,又黑又长的睫毛下,一双明亮的眼睛眨了眨,若有所思,随后深深地吸入末尾一口香烟,食指和拇指一松,烟蒂就垂直自由落到脚下。一直仰着的头,只在这一瞬间才低下来看准落下的烟蒂,接着,笔直的裤线下,铮亮的牛皮鞋,一个无声的动作准确地踩灭余烬。几乎同时,随着正式上课的铃声响起,先生大步跨上讲台。这就是我记忆中的被同学们亲切地称为“乔三角”的乔慈忠先生在课前二分铃瞬间的“范儿”。每节课前我们都能欣赏到先生这一帅美的程序动作。

“范儿”这个词语乃是北京方言,北京话中"范儿"就是"劲头""派头"的意思,有点相近于气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范儿的定义表述起来很抽象,外表和内心同时都挂上一点综合之后的真实表现。不加粉饰的突出自我个性,也就是说一个人的STYLE

先生的这个“范儿”,可不是特意设计的,而是源于他多年的积累,升华为他一生的大师风范的流露。乔先生的三角课程从20世纪50年代起享誉南开中学,其独具特色的教学方法名不虚传,也带着他独有的范儿。你看吧,他的板书是按照课前精心设计的排版顺序,从黑板左上角开始,一层一层揭示出来,你的思路跟着他奔跑,当粉笔落到黑板右下角之时,恰好是我们跑到终点之刻,下课铃响起,轻松愉快。就是这样,本来很抽象的三角课,通过乔老师的启蒙,不知不觉把我们引进了神秘的数学王国,由此产生了对这门课的兴趣。乔先生讲课时思路敏捷、语言流利,声音平稳,但为了强调某个公式,常用“大喊一声”来加强记忆,从而感染学生,激发学生强烈的求知欲,使课堂气氛和学生思绪活跃。使同学们在做题卡壳、无计可施时,很自然地想起这一法宝,信手拈来,难题迎刃而解。在讲解“解三角形”时,他把三角函数模型的理论和三角函数的实际应用密切联系起来进行介绍,并与物理课的简谐振动、交流电等其他学科的内容联系起来讲,使人感到三角并不是飘渺的理论,而是现实的存在。

温家宝总理在110年校庆回母校的演讲中还特别提到,有“代数王”、“几何王”、“三角王”之称的刘铎、安同霈、乔慈忠三位老师,被誉为南开中学数学教师的“三驾马车”。他们不仅给学生讲授清晰的数学概念,而且以巧妙的教学方式,培养学生创造性的思维。

先生的风范令我们几十年后依然津津乐道,可见其深厚功力和魅力。由于历史原因,我们老三届之中只有少数人成为了数学家,这真是天大的遗憾。但愿乔先生的风范与南开精神永存,期盼一代又一代新人传承先辈的风范,培养一代又一代国家栋梁。

 张怡贤,1968届高一1班,1969年下乡黑龙江兵团,1975年返津,长期在中外合资企业任总会计师。

 

授之以鱼, 何如授之以渔 

1965届初中1968届高中    

1965年我上高中一年级, 三角课由乔慈忠老师任教. 开始我有些不入门, 那些枯燥的三角公式像一团乱麻塞在我脑子里,做题总不顺利,因此对这门课心生畏惧,三角作业总是拖到最后才做。

一天晚上我被一道三角题难住了,糟糕的是题没想出来,瞌睡虫却袭来了,为了应付明天交作业,我在作业纸上写到“老师这道题我暂时做不出,等我通过自己思考做出来后补交。”隔天上三角课,乔老师照例先讲上次的作业,我拿好了笔准备将老师讲的答案抄下来,哪知老师只讲了前几道题,该讲此题时说:“这道题有点难度,有的同学没做,还有同学虽然做了问题也较多,再给你们些时间,相信同学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解出这道题。”说完有意无意地朝我这边扫了一眼,当时我天真的认为这话是说给我听的,得到了老师的鼓励,我来了做题的精神头儿。

当下午自习课乔老师来班辅导时,我将写了半篇纸的题解拿给他看,老师说:“答案是对的,你再想想有没有更简洁的方法。”十几分钟后老师转到我的身后,看我还在苦思冥想,便说:“建议你把学过的公式都再推导一遍,然后再考虑这道题。”晚上我将三角公式一个个推导,发现它们之间都存在着联系,脑洞大开,那团乱麻被我捋顺了,变活了,连接成-个彩带任我挥舞,当然那道题也迎刃而解。

从此我喜欢上三角这门课程,兴趣盎然地和全班同学跟着乔老师遨游在数学的海洋,甚至在海水风平浪静时,还期盼着出现惊涛骇浪。我深深地体会到:授之以鱼, 何如授之以渔。

40年过去了,那道题我早已忘却,但乔老师这种抓基础,提高学生学习兴趣,教授学习方法的教学理念却使我受益匪浅,乃至终生。在插队后又被选调当老师后,也一直指导着我的工作,贯穿着我的教师生涯 。我也坚持着:授之以鱼, 不如授之以渔。

如今,乔老师走了,当年,他在讲台上风度翩翩,那以脚跟为轴帅气的转身曾迷倒我们这些少男少女。他讲课引人入胜,那具有感染力的声音至今余音袅袅。乔老师一路走好,我们怀念你。

    王坤,1968届高一1班,19693月赴河北省赵县插队。1971年选调石家庄市上学,毕业后分配中学任教。中学高级教师,2004从石家庄市第23中学退休。现居石家庄市。本刊曾刊载其《信仰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